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烈火血鹰 > 正文

那个冬天很暖|

时间:2019-09-24来源:震后救援网

那年寒冷的冬天,我的心却是暖暖的。

已经是晚上了,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此时人们都应该在家里欢笑着聚在一起吃饭吧,而我却独自一人走在街上。一阵寒风袭来,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又让我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

原本我们一家人欢聚在一起高兴地吃着晚饭,可是爸爸却突然问起了我的成绩,我这次成绩没考好,我如实的回答了爸爸治疗痫病专业的医院的话。紧接着爸爸原本的笑脸一僵,脸色瞬间变了,大声向我吼道:“你怎么回事,才考了这么点分数,太不像话了,你看看你,再看看你叔叔家的孩子,人家学习多好呀,你怎么不向他学习学习呢?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我跟你说,你要是不想上了就赶紧滚回来,免得……”爸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用力地把手中的筷子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拍,说了一句“不上就不上了。”然后就冲出如何患上睡眠性癫癫了家门,走时还不忘用力的把门关上。

就这样,才导致了我现在的状况,独自走在大街上,看着寥寥无几的行人和白茫茫的雪地,心想:爸爸太过分了,非得问成绩,还把我和别人对比,就不能让我好好吃顿饭。“哎呦”,我滑倒了,“今晚真是倒霉啊。”我把膝盖摔破了皮,流出来血,很痛。我一拐一拐的走到了一个台阶旁,坐在那里,此时心中已有些后悔了,想要回去一岁半宝宝有抽风怎么治疗,但又一想,回去后爸爸又要怪我了,使我又打消了回去的念头。寒风刺骨的吹着,使我有些冷,使我有些受不了了。终于,我决定了,我要回家,回到那个充满温暖的家。我艰难的站了起来,一拐一拐的向家走去。

快到家时,有两个熟悉而又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我加快了脚步,走近一看,这不正是我的爸爸妈妈吗?我忘记了疼痛,跑了过去,一下抱住了他们,武汉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你这孩子,爸爸就说你几句你就不回家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使劲地点头,此时,雪白的雪花从空中飘下,落在了我们一家人的身上,天气虽冷,但我心却很暖。“哎呦,疼!”我的伤口又流血了,妈妈看见后,说:“怎么回事,流血了,赶紧进屋,我给你上点药。”说着,他们便扶着我又走进了这个温馨的家。

那个冬天虽冷,但我却很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