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烈火血鹰 > 正文

第63章 离家的一年 (2)

时间:2019-07-23来源:震后救援网

第63章离家的一年(2)

他坐在第一排椅子上,和他联坐的都是些小的同学,却没有比他还小的。......校长的训词,他听得不甚清楚,只抬头看着墙上的照片。

回来他便写信,写了四张纸,用了许多"呜呼噫嘻"的字眼,写完了,自己送在信箱里。

午后小唐带他到"庶务处"去买书,又替他介绍了几个小朋友。有一个叫徐真的,带着许多玩具,几个小朋友便玩起来,惹得许多大学生都围着看。

晚上他又难受起来,卧下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满屋漆黑。想想这个,想想那个,枕头都湿了。自己后悔为何竟然来了,在这里多么孤苦!半夜里流泪,母亲也不知道。想到这里,不禁哭起来,小唐惊醒了,蒙眬中劝慰他几句。

第二天便上课了,下了堂便拿起书来念。心中虽难过,却因为分些心,还觉得好些。周先生又来叫他,小唐劝他去走走,他怕羞不去。

有一天在食堂里,接到了一封信,是他父亲写的封面。连忙拆开,父亲一张纸,只说些安慰劝勉的话,小姊姊也有一张,上面写:

最亲爱的小弟弟:

你走了以后,我真是难受,真是太难受。吃晚饭时只有父亲母亲和我三个人。晚上我也睡不着,想你在火车上也必是睡不着。今天接到了你的信,我忍不住哭了,......没有大哭......母亲也很难过。

有许多的事,要告诉你:你的小猫不见了,我想是黄家那几个弟弟抱走了。你记得从前他们的小鸡丢了的时候,不是赖我们的小猫吃了么?我也不敢问他们,恐怕母亲要说。李妈说他们家的老猫,又要生小猫了,再抱一个给我们,我想这一次要一个小黑猫,你看怎样?我明天上学了,倒也有个着落,省得在家里,又闷得慌,又难受。

你在学校里,要自己小心,也要用心功课,也不要和朋友打架......我知道你不会和人打架,除了跟我。

爱你的小姊姊

你看见周夫人时,替我问她好。

母亲吩咐你说,天气冷,要多穿衣服。身上要洁净,要常保定羊癫疯应该如何治疗洗澡。又及。

他看了很喜欢,折起来放在袋里,徐真问:"是谁给你的信?"他说:"是我的小......是我的姊姊。"

他立刻回到屋里,写了一封回信。

一天一天地过去,渐渐熟了,朋友也认识得多了。功课又忙,便不十分想家。

秋节的时候,周先生叫他去过节。王纪新勉强把他送到周先生门口,按了铃,自己跑了。他只得进去。

好清雅的院子......周先生和夫人一同站在廊子上,他连忙鞠了躬。谈了几句话,周夫人便请他到屋里去。

壁炉上立着两个铜盘,桌上白花的台布,当中摆着一瓶的菊花,他四下里看着。周夫人端过果点来,就坐下和他谈话,问他:"想家不想?"他笑着摇一摇头。周夫人又问:"你母亲好么?你有几个兄弟?"他说:"我母亲好。我只有一个姊姊,她也认得——"周夫人想了一想道:"你姊姊是不是叫意华?"他连忙说是。周夫人笑道:"是了,她是我的学生;怪道刚看见你时,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你们倒是像得很。"他只笑着。

周先生只在廊外看报。周夫人一边走来走去做些事,一边和他闲谈。他觉得她服装很潇洒,风采也能动人。

明月当空,他们三个人在廊子上一同吃着饭,很快乐的。饭后坐了一会儿,他恐怕学校关门,便告辞了,踏着月色回去。

同学们都在楼下玩月。小唐拉他坐下,递给他一块月饼,笑说:"叫你去你不去,去了就这么晚回来,我们都在这里,只短你了。"他说:"我本想去去就来,周先生一定要留我过节。"又玩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屋去。他卧下的时候,还不住地想着日间的事。

他在学校,功课成绩很好,得了一张奖状。他十分得意,寄回家去;父亲来信很夸奖他一番。

年假到了,却因为特别的缘由,只放三天。同学们劝他不回去,他只是游移不决。至终母亲来信说若没有伴,天气又冷,不回来也好。三天的假还不够来回走的。他才死了心,不回去了。

三十晚上,几个小朋友,在徐真屋里,买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些糕点,吃年夜饭,谈谈笑笑,大乐了一阵。十点多钟才回屋去。

灯下王纪新递给他一封信,是小姊姊写的:

小弟弟:

听说你新年不回来了,失意得很。你们学校真特别,新年为何只放三天!

这里下了很大的雪,我独自做了几个雪人,立在院子里。那天父亲夜里回来,以为是贼,吓了一跳。

我和同学们制了许多灯谜。我猜着很多,得了许多奖品。有一个谜,我猜不着,请你研究研究。

"斜竿上,挂件衣。可惜沾点土。还说日头低。字一"

小姊姊

他看完了,觉得十分有趣,便立刻坐下写封信:

小姊姊:

信收到了,今晚是三十晚上,想我写信的时候,你正在吃年夜饭。呜呼,"每逢佳节倍思亲!"

这里雪也很大,我们只打雪战,没有做雪人。

你那谜我猜不着,我想明天叫同学们猜猜——

写到这里,他沉吟了一会儿,想写些笑话。忽然想起一件事,便笑着往下写:

我们的国文先生,有一天给我们讲到"杜威论思想",他说:"杜威论思想,这思想不是你们小孩子胡思乱想的思想;也不是戏台上唱的,‘思想起来,好不伤惨人也’的思想。这是——"他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到底是什么思想来,那神气还非常的——

这时小唐推门进来,看见王纪新已经睡下,他自己在灯下又笑又写。便也笑道:"小人儿,你自己笑什么?"他抬起头来笑了,将信递了过来,两个人又笑了一阵。他便搁下未写完的信,将那谜对小唐念了。小唐也想了半天。正说着话,王纪新醒了,说:"天不早了,你们睡罢,明天早起,我带你们玩去。"他卧下刚要睡着,小唐在自己床上,悄悄唤道:"小人儿,那字我猜着了,一定是‘褚’字。"他一想果然有理,恐怕纪新又说,只答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这些日子,他运动过度,玩足球伤了踝骨,卧了几天,心里很不好过。月考时,又和一个平日很欺负他的同学联坐。这同忻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学强迫他将答案给他看,他又怕先生看见,又不敢不依他,心中又气又急。考完了,回到屋子,自己哭了一场。小唐和王纪新都替他抱不平,要去和这个同学理论。他恐怕这同学以后要拿他泄愤,反殃及他们,不叫他们去。小唐又教他去告诉先生,他也不肯。过两天再考时,进到课堂,座位竟都换了。他暗暗喜欢,又觉得希奇。事后小唐悄悄地告诉他,是王纪新私下和先生说的;纪新是大学最高级生,又和这位先生同过学,说话有些效力。

第一月考行过,春天便到了,他心中充满了欢悦。一天一天地过去,花也开了,草也青了,离家也近了。

这一学期里,他又添了两件课外的事,就是从几个大学生那里学习音乐,如吹箫弹琴之类,他一学便会,众人都称赞他聪明,"音乐会"里也有他的份。还有便是和小唐、徐真几个小朋友,组织了一个"童子足球队";常常要求着大学生,和他们比赛。

他自己觉得精神很活泼,体格也增长,又习练了些办事的才能;心中一喜欢,频频问着同学,他比初来时高了多少。

季考近了,他又忙又乐,便写信回家报告放学的日期。

考完了,还有三天行毕业式,中间的日子,只是话别了。他和小唐因为王纪新今年毕业,便一块儿请他吃了一顿饭,又合照一张相片。同时徐真又请他和几个小朋友照了一张。

王纪新恰好同他一路,因为有事,打算早走。他自然是赞成的。便忙着收拾东西;一面报知了学监,便一同上周先生家里去。

周先生和纪新在院子里说话,他便走上廊子去。周夫人站在门口,让他进来。一面笑问:"考完了么?"他说:"考完了,打算明天就走,特意来告辞。"周夫人道:"不是还有两天么?"他说:"因为要和一位同学一路走,所以早些。"周夫人道:"你到家时,替我问你母亲好。还有你姊姊前些日子来了一封信,我因为病着,好久没有回复,也替我说一声。"他答应着,看周夫人时,果然清减了许多。

这时听得王纪新在外头叫他,他对周夫人鞠了一躬,便连忙走出来。周先生看着他笑,说:"你长了许多,也比从前健壮了。你父亲看合肥癫痫医院那家治疗好见,不定怎样的喜欢呢!"他低头笑着......暮色里,走出几步,回头看见周先生还站在门口。

明天早晨,小唐和几个小朋友又有纪新的同班,都来送他们上车。彼此写下住址来,约着通信。车开了,他和纪新站在窗里,和月台上的同学,互扬着手巾,都觉得也有一番伤离惜别的情绪。只有小唐在月台上笑着跳着,跟着火车跑,直到火车出了栅栏,才转身回去。

他凝望了半天,回头坐下,一路上和纪新说说笑笑,倒也一点不寂寞。

天色渐近黄昏,火车只管前进。遥遥的已经望见对面车站上的灯光,闪闪烁烁的如同繁星一般。纪新说:"快到了,你家里有人来接你么?"他看着前面,已经喜欢得不知怎么好了!忽听纪新问他,便说:"我想没有罢,因我告诉我家里是后天走。"纪新便道:"不要紧的,我送你到家。"他连忙说:"不必了,我认得道。"

车停了,一齐走出车站。纪新替他雇了车,看着行李载上了,便和他握手说:"我不上学校去了,我们以后家里见罢。"他听着忽然觉得难过,也说不出话来。

到家了,进了外院。月影下,树叶萧萧。看见小姊姊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背着脸站着,右手扶在花架上;看着地下两个孩子捧沙土玩。那两个孩子看不真切,仿佛是黄家两个小弟兄。他心中一喜,急忙低头走入内院去,小姊姊也没有看见。走到门边,碰见李妈,正要说话,他连忙摇手不叫言语。

他父亲和母亲正吃着晚饭,看见他进来,都惊喜道:"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他笑着说:"因为有伴,所以考完就走。"母亲十分喜欢,一面叫仆人去付了车钱,搬进行李。

父亲问:"你看见小姊姊了么?她先吃完了饭,在外院和孩子们玩呢。"他笑说:"看见了,她没有看见我。"这时小姊姊已走到院子里;他连忙迎了出去,对着小姊姊笑着行了一个举手礼。小姊姊笑说:"这会子你不哭了。你记得去年那晚上,我们坐在台阶上,说着话儿,你眼泪汪汪的,还假充好男儿呢!"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

(原载《小说日报》1921年第12卷第11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