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无道则隐 > 正文

轩车意迟 莫怨相知不逢期

时间:2019-07-23来源:震后救援网

【壹】

剑锋直抵眉端,我无动于衷。依然,低眉遮目,心绪飘忽。疑似一缕刺痛在蔓延,便引血气从眉心舒缓而落。此刻,我笑若灿花,抬头,凝眸,一任扑面而来的霸气,把整个人淹没。你的怒火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狰狞可怖,连身边的空气都开始凝结成霜。唯有我的呼吸依然那么平缓而优雅。看着一地跪簌的仆人,阴郁冷沉的气息在你的意志中掌控着整个局面:"统统给我拉出去砍了,除了你!不要一直激怒我,虽然我不会对你怎么,但是她们都会为你的挑衅负责。"

我,淡然凝笑。低眸,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人群:"若王执意那么做,小女子也愿随去,倒是看看你天大的本事,如何看得住?"腕底,力度随即加重,一圈青紫慢慢氲成,合着最初的皓腕底色而愈发显得清新夺目。你狠狠的挥手散去执行的侍卫,狂暴的把气愤发泄在屋中每一件物体上——杯碎,椅斜,锦裂,豁然洞开的窗子,让略亮的影色使劲的挤了进来,凑着趣的看着你的闹腾。依然,淡漠,寂静,仿佛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站在越来越阴暗的光影中,我与你冷漠的对视了整整一刻时辰。突然,下颏,被你回手之下捏起,用最大的角度让我仰视着你的情绪,一双凶狠的眼睛有着想要把我吞没到尸骨无存的冲动,却,隐隐间,被一丝不经意暗涌而出的柔情融化。我,不想看,不想啄透你的深藏,只想马上逃离你的掌控,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中隐去。思绪,不由莞尔一悦,在眼底袅绕成烟,朦暧而又绚丽。你,突然伏首,用那片温润覆盖住我冰冷倔强的唇。突然的改变,我惊愕瞬间,依然不忘自己的反抗。一丝血迹从没有间隙的两片缠绵中涓涓而下。你没有停止,继续着更深一度的掠夺,而我妥协了,任你从一吻下的固执到彻底缠绵的占有。我,唯一的抗衡,就是用自己的冰冷相回,像个偶人般的随你恣意蹂躏。月色,划过欢爱后裸露的肌肤,一片片触目惊心的伤痕,让我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没有知觉的流着泪,没有知觉的一任寒冷刮过没有遮挡的肌肤,还有缠绵过后伤痕累累的心碎。

你走了,独留下,一地殇痛由我慢慢吞咽。就这样吧!不移不动,让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毫无遮拦的继续蹂躏着我已经残破不堪的躯体,甚至灵魂!譬如,这冷月,这寒风,这残烛,这雾纱,这黑洞洞的看不到的气息,还有这不听话的泪水………

夜,好漫长!一直到东窗慢慢发白。我,依然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空洞的看着屋顶。有侍人来过,为我盖上一层锦被,略有些颜红。而我,却感觉不到一丝应有的羞耻。不是我不懂,而是不知道这个羞耻该如何安放和掩埋,该用什么心情去让她生存。

【贰】

春,来了吗?怎么还这么冷涩。我掩了掩单薄的衣襟,在烟雨朦氲的小径上徘徊。"这是我来到这个王宫第几个年头?故国真的是不堪回首月明中!父皇的鬓角可否发白?母后的眉梢又长了几层思念的褶皱?王兄还是那么不成气候的乱来?小弟可是依然那么质朴可爱?而我……"摸了摸自己日日瘦减的身体,不经意的叹了口气,坐在一丛桃影下,仰视着落英缤纷而舞。

"王,您最近可好!臣妹可否温顺"突然听到一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乡音后,我几乎有种冲动,马上飞奔出去,去迎接那场久别重逢的亲情相遇。犹豫之下,我还是选择了沉默,静静的呆坐下去。这种事情,没有王的宣召,任何人是不能贸然相见外戚,更何况我。"嗯!她很好!我很满意!""那就好,那就好,如果她有什么违逆,您尽管狠狠责罚"听到王兄阿谀媚主的回答,我几乎有点想吐出来的感觉,恨恨的嘟囔了一句"没有脊梁骨的家伙"

那年。我刚及笄,依约应该嫁与表兄燕太子为妃,谁承想,一夜间,国破家亡。我被当成礼品赠与王上,开始了这煎熬的王宫生涯。就此,一场青梅竹马的情意,一场不能再续的前缘,为这场利益和权欲的征服做了代价。那一夜,燕太子的箫声在我的窗外彻底不休不眠,随着幽长又离殇的弦符,让我彻底崩溃了自己的人生,从此封心绝爱,只为那个男人停留自己的柔情。于是,走进王宫,我永远无法欢颜以对现在的王上!

"陛下!燕国感谢您一直的眷顾,特献上礼品无数,望王上喜欢。借此,以示燕国永世与王修好的心愿"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顿时漏拍到窒息,眼泪随即蜂拥而出。是表兄,我的执着,我的燕王,他也来了,多少天的相思,多少年的心碎,他竟然也来到了我的面前。拂开遮挡视线的所有物体,我要仔仔细细的把他看饱。天哪!他还是那样风流倜傥,那样潇洒不羁,那样眉眼如画,那样风情万种,那样让我夜夜辗转,日日刻骨思念"燕候,你才是蝶儿心中一直的王"。

"呵呵,那些身外之物,对本王来说无所谓。当初,你献上蝶儿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达成永世修好的默契!你燕国,我不动,不侵,不伤,何必再上这些东西示好"王看都不看他一眼的说着!听到这个回答,我怦然倒地。"献上蝶儿!?我是被他刻意献上的!不只是如何治疗羊角风效果好王兄他个人的主意?!""呵呵!王上,难为您能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我们也为能给王上找到喜欢的礼物而荣幸之至!但是,区区一个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算得上孝敬您的礼品呢"听到燕王同样阿谀的话,让我顿时血流成河,此刻,我没有狂吐的欲望,只是感到这个天地开始恍惚,开始崩溃,开始塌陷!开始面目全非!开始支离破碎!维护了这久的故事,这么久的执着,原来,只是我一个人的白痴。他们从头到尾都只是把我当成一件物品,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上,换取着他们最合适的利益和安宁,而这些年,我却痴痴傻傻的维护着这貌似纯洁无暇的情感,让自己像个死人般的活着。当爱被围观成一场伤心欲绝的情节后,我们才知道目瞪口呆是什么?与此同时,傻与不傻,白痴与不白痴,精明与不精明都无关紧要!只是!路该何去!

【叁】

现在,哪里是我的家!王宫,还是故国!魂游的漫无目的,让我冲撞到王新宠的芫妃!她一脸傲气的站在我的面前,颇有气势,又颇有规矩的呵斥着我的漫不经心"你的眼睛干嘛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撞到我了!现在的我可是最金贵的人,你撞坏我了,能付得起后果吗?"我没有回应,只是自顾自暇的继续往前游移着自己的身体"喂!你聋了还是瞎了还是找死呢"看到我如此无视她的存在,有点气急败坏的伸手拉扯住我的袖角,回手就是一个狠狠的耳光。尖尖的指尖在我的脸上留下五道鲜活明亮的痕迹。即使如此,我,依然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依然用最缓慢最游移的漠视向前走着。看到这里,那些狐假虎威的仆人们,一哄而上。开始对着我撕扯着、谩骂着,对着他们的哄打我仍然无动于衷!

"住手!"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呵斥,让这些小人们顾之而惶恐的跪倒一片。你,如风般的疾奔到我面前,把我一把揽入怀底。低头,目不转睛的仔细的看着我的伤痕。顿时,怒气,把整片空气窒息。芫妃仗着最近你给的恩宠,在这段状况下,准备撒娇的支起哭闹的阵势。还未近前,就被你阴沉的气息吓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她脸上的伤,是你弄的?"瞪着凶狠的眼睛,你让盛气凌人的怒火逼迫的芫妃跪倒在地,收敛了自己的气势"是"她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你的问话"是她,是她把我撞倒在地的"突然芫妃鼓起底气,指着我对你控诉着自己的委屈"王,你是知道的,臣妾现在已经,已经有了……她却故意撞我,555555,显然是别有用心,请王上为臣妾做主"芫妃拽着你的衣角撒着娇的哭诉起来。"所以,所以你打伤了她,还指使他们对她动粗,是不是"你依然执着在我被欺负的问题上盘根问底"是不是"你的最后一句如雷的质问,让芫妃惊跳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敢再继续自己的辩驳,而默认了一切事情的头头尾尾。突然,你一脚狠狠的踢飞了跪在你面前的芫妃,然后,回身对身后的侍卫命令到"这儿所有参与的人,统统拉出去斩了"听到这句话,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可思议的结果,我猛的回过了神。转身,第一次屈膝跪在了你的面前"王,不要!是臣妾的错,与她们无关。她们只是忠心为主,是我,是我不小心撞到了芫妃,害她差点摔倒!求王饶恕她们的一切"你有点诧异,有点质疑,有点不可信的低目凝视着我"臣妾?"多少年来,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你的臣妾,今天却亲口这么称呼自己………多少年来,我一直倔强的抗衡着你的靠近,今天却第一次跪在你的面前臣服?多少年来,我一直背负着冷漠,从没有正眼看过你一次次的顾及和呵护,而今天却第一次看你的眼睛有了暖意和感恩。今天,今天是什么日子,黄历扭转还是宇宙反转?居然让一件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不可思议的发生着。远处,芫妃的呻吟一阵一阵压抑的传来,一道鲜红的血流从她的身下淌出,瞬间成河。你看都不看,只是,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带着莫大的感动,莫大的梦游,莫大的不可信"王,快,快传御医,要不芫妃就没命了,快啊!"我焦灼的看着芫妃,一声声的祈求的望着你"她,她………"这时,你才不慌不忙的对身后的人说"传御医!"然后,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的揽住我离开了那里。

从来,没有过的温顺,没有过的不反抗,没有过的低眉顺眼,着实让你似乎感动着。就连抱着我的臂膀都开始颤抖,开始不由自主的紧蹙,下颏深深的埋在我的发顶,让步伐凌乱的不知如何走完那段并不漫长的路程。突然,一滴一滴湿意从上面垂落,在我的衣襟上绽开素梅朵朵。"王,去看看芫妃吧!她估计小产了"我轻声的说着。"无所谓!我本就不在乎子嗣如何,只是不能有违伦常才去虚与委蛇的。其实,我最想要的,是心系的那个人为我诞下子嗣"你颇带深意的眼睛凝视着我。躲闪,习惯的躲闪,让我逃离开了你的温暖,蜷缩在角落中,把头深深的埋进膝下。你俯着身,沉默的面对着我的再次冷漠,小心翼翼的说"你王兄来了,还有燕王,要不要去看一下""不"我第一次大声的排斥着这个消息的到来"不要,我不要看到他们"。继续沉默,继续窒息空气。

【肆】

许是过了很久很久,天渐渐暗下来。我才郑州癫痫病医院治疗方法从修整好的心情中抬起自己的脸。你,不移不动在我的面前,耐心的等着我恢复后的平静。"王,对不起"第一次的愧疚,第一次的不再无视,第一次的柔声细语。你,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抚下我的泪水和肿起的伤痕不言不语。然后,轻轻的把我抱起,轻轻放在锦被中"你累了,休息会吧!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今天突然改变了对我的一直对抗。其实,一直以来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一直在等,等你爱上我的那一天!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恨我,恨我抢走了你最初的所依。没有顾忌你的感受,没有问问你的意愿,就横刀夺爱把你弄到我的身边!所以,一直以来,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无可厚非。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你,等你有一天能正眼的看上我一眼,能和颜悦色的回我一句话,能浅浅的对我笑一下,不管是有意无意。这,就足够了,哪怕,因此等上一辈子,我都不在乎!"间隙下,我听到了你轻轻的一声不漏痕迹的哽咽和叹息。那么柔软,那么无奈,又那么自觉温暖的在心里舒缓着自己的固执"知道吗?蝶儿!十年前,在去往商国的一个午后,那个坐在秋千上的小姑娘的一个回眸,就把我整个人,整个心都一并夺走。虽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是何身份,却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说到这里,你的脸因为那段回忆的美好而变的柔情似水"她一袭淡青的衫子,一挽随风的长发,还有一脸对我毫不吝啬绽开的浅浅笑颜,顿时,让我着迷,而一不小心被枝桠划伤了手臂。她看到后,急迫奔来的担忧,还有一声接着一声焦虑的询问,让我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看着她为我小心翼翼包扎时的模样,还有因为担心我疼痛而轻柔颤抖的双手,我至今难忘。每每想起,都甜蜜无比。"说至此,你像抚摸一件珍品似的轻轻的抹过我的额角,让自己的深情毫不保留的深深的渗透进我的眼底"知道吗?那时,身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宫中,我每天和母亲都在提心吊胆中活着。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每做一件事都要前思后想,每说一句话都要思量半天,天天战战兢兢的疑惑着每个人的企图。自顾不暇的母亲,根本就没机会和我温存亲情和相守温暖。再者,族制规定:为了避免儿子登帝后,母亲霍乱朝纲,从出生,我们就必须与亲生母亲分离,由乳母喂养教导。只有每月规定的几日,方可和母亲短短的见上一面,沟通一下亲情。其实,那个场面很尴尬也很伤感。面对着众多人的眼睛,母亲们必须装做很贤惠的样子,对儿子们做的事情就是长篇大论的教导一番,而我们则必须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俯首帖耳的听完这一番亲情教导后,时辰一到,就被匆匆带离她们的身边。其实她们也渴望抱抱自己的孩子,亲一下他们可爱的小脸,但是,在众人面前却不能那么做。而身为皇子的你也必须从小就学会品味孤独。每到,夜深人静时,我们最渴望的就是母亲的怀抱和亲情的温暖,哎.......在宫中,看似很融合的一家人,其实骨子中每天都在踢蹬着对方,恨不得你马上死去或消失,那样,就会把对自身的威胁消除一部分。所以,我们从骨子中最渴望的那么一点点人情的温暖,哪怕一点点都可望而不及。而那个女孩却毫不保留的都给了我,怎能叫我不感动?于是,从那天开始,我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有她就行。于是,我在今后的攻心斗中,她成了我最大的动力和勇气,为了能娶到她,我披荆斩棘一路走来。直到,去打商国的时候,我都犹豫怎么去面对她,怎么可以舍得下手去杀她的亲人。所以,我周转列国,都不敢去打他们的主意。还好,老天垂怜我,她的家人害怕我的入侵,很自觉的就把她送到了我身边,知道吗?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因而,激动的不知所措。连习惯养成的镇定,都由见到她的那刻开始变得凌乱不堪。接下来的日子中,我才知道,她的心并没有在我的身边,也许早忘记了她曾经帮助过的小男孩儿,而心系他方。不过,我相信多坚的冰,久处阳光也终会融化,所以,每次不管她如何死劲的激怒我,我都会一忍再忍,即使忍无可忍也要让自己咬着牙忍下去。不过,有时候,我是王,常年以来养成的唯我独尊,让我会忍无可忍下不由自主的回击,知道吗?每伤她一寸,我就会伤自己一尺。那种感受,真的,很痛很痛!蝶儿!对不起!对不起……."面向里侧的我已经泪流满面!你的深情似海我怎不知,你的柔情似水我怎不晓,只是那时候,我的心远在天涯,无法对你靠拢一丝温暖。而今,那段过去已经冰冷,我只是愧与对你的一直冷漠,而缓了自己的态度,其实,心已死,何来情归与你!对不起,一个叱咤列国,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霸主对我低下高傲的头颅,让我情何以堪!于是,我扔掉了那个不能孕后的药包,决定用一个子嗣来回报你给的情意。

【伍】

数日后,母后来到了宫中。几年的相离,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放自己的心情,整个下午都赖在母亲的怀里不舍得离开。父皇本来的卑躬屈膝,却在你的高高尊崇下被弄的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陪在那里不知该如何面对你的相待,而你,也被这种拘谨的场面弄的尴尬不堪,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识趣的躲到了一边。父皇临行前和我密谈了癫痫疾病真的可以治好吗许久,把一些我不晓得的属于比较隐晦的事情都告诉了我:其实,国早已破,皆因你的眷顾才保留至今。当初,皇兄和燕太子,因为想串杀与你,被你事先察觉而兵临城下,在几天的强攻阵势下,他们终因寡不敌众,而遭破城。危难之际,商量着把给我献了出去,试图用联姻的手段以求自保。按理说,破城后,我们根本不存什么联姻与不联姻的纠葛,照样,我会被当成战利品纳入你的后宫,充盈你的妃群。只是,他们投鼠忌器的想用我,争取一个一线希望,希望你能因为他们的折服而开洪恩,允其不死。谁承想,这一线希望下,你真的没有治他们的罪,灭了他们的族,伤他们的国,还保留了他们最初的封号和体制,就连类似年年的供奉,世世的俯首称臣都模糊而去。而如今,他们死灰复燃又想谋反称帝,父皇多次劝说无用之下,准备禅让隐退,带着母后云游四海。只是,担心事发后,对我不利,才悄悄劝我能逃就逃,能撇清便撇清,不要被连带!

寂静恢复了宫阙。烛光下,我犹豫不决。告诉你这个阴谋,我会害死王兄,不告诉的话,一旦事败,我的家族会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再逃劫难。就算父皇和母后都要亡命天涯,惶惶终日。一道暗影落在我的面前,我惊厥的站了起来。你凝目询问"是不是不舍得母后的离开,如果是,我特许她永留此处,或永远来去自如?""不"我想都没想的大声回答道"不,我不想有太多的特许招人瞩目,这已经是先例了。王,你对我的情意如此深邃,如此恩宠,我不想再奢侈什么,这已经足够足够"你伸手把我抱坐在腿上,在我的耳边呢喃道"知道吗?蝶儿,即使,现在你要我的命,要我的江山,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你""王,我永远不会那么做的!我们欠你的太多太多了!"泪水划过面颊,一滴一滴的掉在你的手背上。轻轻的,你抬起手,慢慢的把那些泪水吮干。然后,捧着我的脸,从眼睛到唇畔,到脖颈一路下滑,一切的柔情似水,一切的缠绵纠葛都在这场月色中融化成暖,暧昧成浓。

朦胧中,我听到卫士对你悄悄耳语的密报:燕王和商州太子谋反了!你挥手让他退去,没有下任何指令和决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的睡颜,沉思。伸手,我握住了你纠结的手。没有说话,只是用指尖在你的掌心写下:莫因何故而犹豫,请王定夺,以求杀一儆百。你,愕然,惊讶。让一脸敬慕写满了整个表情,然后对着将士说"只擒罪魁祸首,莫杀无辜之人"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把他们两个人擒获便可,其余的人都已豁免。

为什么要战争,为什么要破坏安宁,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所有族人做抵,难道,只是为了自己可以称帝一方的私欲吗?现在,看似四方平和,其实都在伺机而动。更应该稳定局势的王兄却先人一等的掀起挑衅,借口是"王,霸占了他王妹,夺了燕王的发妻!"天哪,多么无耻的借口,多么牵强的理由,当初,在那么多大臣和族人面前,是你们亲手把我奉上,保了平安。现在却反过来说是人家巧取豪夺霸占有了我。燕王更是天天留恋在花丛中,曾几何时想起过我这个有约在先的发妻。父皇对我说过,是他当众撕毁了婚约,把我没有束缚的献给了王上。还说,男儿不应为儿女私情所困,应以国事为先。并和王兄一唱一和,不顾父皇的一再阻拦,母后的一再苦苦哀求,把我送到了千里之外的王宫。那时,父皇和母后,都绝望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就这样被推下了火坑而无能为力。终日担忧王会因为某次暴怒或偏见,把我直接给杀掉。天哪!我们的命是用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换取!这个心思从我走进这个王宫,就一直死死的纠缠着父母的忐忑。直到此次看到王对我这么好,才释然放下,而了无牵挂的离开。父皇走时还若隐若现的暗示我:无情的人也许就是自己亲情相系的人,他的狠毒你永远预想不到,所以,让一切随缘。

没有几日天的光阴,他们两个就被关进了王的牢狱之中。王特许我去看望一下他们,并颇有深意的暗示,如果他们会幡然醒悟了这次的错误,还可看着我的面子再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我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步一步的走下了那个冰冷而又恐怖的台阶。他们分别被安放在那,呆呆的看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近他们。燕王颇带深情的凝视着我亦步亦趋的到来,然后有点豪情壮气的对我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他一定要把我夺回去。王兄却沉默着。我看出了他的懊悔。他一直是个没有主见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听从别人的建议,而像棵墙头草。"王兄"我没有理会燕王的"深情厚意",只是俯身在王兄面前轻轻的唤了一声"王兄,没有伟才何必挑衅不能?"我听到了他懊悔的饮泣,越来越大!哎,这个王兄一直就是这么怯懦,惹祸后才知道害怕!突然,一把冰冷的带着寒气的金簪放在了我喉间。燕王此刻从身后把我牢牢的禁锢在他的掌控之下"快,快叫王过来,不然的话,我就杀死她"听到这些,我面无表情。其实,我想到过这个可能,只是一直欺骗自己不去那么度量他的企图,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卑鄙到拿我做挟,是自己想的太猥琐了。原来,他真的会那么做!

我被他拖着扯着走到了监牢的之外。卫士们在王没有到来之怎么治癫痫病前,不敢妄下决策,一旦伤及我,不知该如何交代。王兄也跟在我们身后,畏畏缩缩。我没看他,知道,他的性子不会因我而突发什么勇才,来救家妹与危难之中。"放了她,如果,她有一丝毫发损伤,我活剥了你"一个威严又焦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旋即,我被燕王拖着面对上你的眼睛。"呵呵,那么我就杀了她一起陪葬,生不能同枕,死也要同穴,这才对得起我们的情意"燕王狰狞的说着,引得一阵恶心由我的喉间喷出。他加大了臂下的劲道,怕我因呕吐的动作脱离掉他的掌握。于是,我被窒息得脸色青黑,嘴唇发紫。朦胧间,看到一项镇静自若的你有点凌乱阵脚的倾向"哈哈哈,心疼了吧!快给我一匹快马,然后,再下令所有的城门官士,放我通行。快,否则,我就杀了她。对了,王,你还要发一个咒誓,永远不可杀我!如果,反悔,便死无葬身之地,其妻女世世为娼,子孙代代为奴""好!只要你不伤害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说着,你虔诚的举起手,准备开始对天盟誓"不要王!不要因为我拖累了你,如果你敢起什么咒誓,我宁愿咬舌自尽"我很镇静的对着你微笑着,淡然的说着"今生欠你的,蝶儿来世做牛做马一定加倍偿还!"

突然,燕王萎靡的倒下。他身后的王兄,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金钗,钗头上鲜血正一滴一滴的从上面跌落。脱离窒息的我,看到那些血腥遍地,匍匐在那,开始大口大口的呕吐不止,你一把把我抱进怀里,让我感觉到你,因为刚才的经历而战栗不止的惊慌。挥手,让侍卫把燕王拖走"不要杀他,把他流放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由他自生自灭吧,行吗?"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话恳求到。"好,随你"你连犹豫都没犹豫的答应了我。王兄,因为救我有功,被当场释放。但是,他却疯了!一个懦弱了一辈子的人,终于勇气了一回,却疯了!这个结果也好。

【陆】

一场惊心换来一场喜悦,我被告知有了龙嗣。你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在我的面前跳来跳去。此后,凡有关我的事情,皆事无巨细的被你一手包揽。每天,你都会抱着我睡去,然后,忍着自己的欲望不去碰我,即使如此,都不再去别的宫中留宿。然后,你遣散了很多宫人。然后,把所有空余下来的光阴都留给了陪我的一分一秒。日子,就这样在你的温暖下,开始努力的生长着幸福的枝叶。

芫妃,因为冷落,因为自己孩子的陨落,而嫉妒成灾。一个在相府自小为所欲为的小姐,一个从来都不知道委屈是什么的大家闺秀,现在却在这个凄冷的宫中,尝到了人间最蚀心的折磨。牙,被咬碎,合着血,一吞再吞。恨,被碾成粉末,一咽再咽。我没有死在燕王手下,却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一个王忙碌还没归来的夜晚,被芫妃一刀插进了腹腔。血顺着她的手喷射而出,溅满她狰狞可怖的面容,且热乎乎的溅了一腔,她因为兴奋大笑而张开的嘴中,她甘之若贻的舔舐着,使劲的吞咽着,这就是仇人的血,哈哈,怎么没有一点腥臭,没有一点恶心的味道,倒是,甜的入了心腹。

你在侍女胆战心惊的禀报中,一路狂奔而至。芫妃依然坐在我的血泊中傻笑着,而我早被抬到了床上,由十几个御医围着全力以赴的医治着。你没有马上去看我,而是抽出侍卫的剑,使劲的刺向芫妃的躯体,一下一下狠狠的刺去,甚至有着要把她碎尸万段的可能,然后对着身边的人吼道"把她所有的族人都抓起来,如果王后有什么闪失,统统杀了陪葬。她,拖出去喂狗"

好疼!神识一直在游移。你一夜间下令,如有谁能让王后醒来,那么赏金万两,封地万顷。终于有一天,我醒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你憔悴的脸上已经胡渣丛生。宫人说你整整半个月都没有解衣安枕,就这样不休不眠的握着我的手祈祷。用自己的命,用自己的江山,用自己的所有为代价,只换我能活下来。"王!蝶儿,此后永不负你!"

孩子没了,你淡然一笑"那算什么,我只要你活着"此后,你遣散了所有妃人待宠,只留我一人相伴。并宣召,此后,不再供养任何妃嫔。为的是不再有谁因妒忌,而对我下此狠手。那个曾被你临幸过的芫妃死了,别的再无其他曾沐浴圣恩的女人,这样倒是免了诸多麻烦。她的家人在我的乞求下被全部释放,一个人的错,她已经担起,何必再要他人陪同!

王,如果可以,把这一重江山与人,我们做个山水夫妻如何?好!一个好字,在几日后便易主他人。你把皇位让给了自己最亲信又最仁慈的小弟,携着我隐居山林,再不问红尘有几?

斜阳下。你花丛侍弄着春草,看着我懒洋洋的躺在阳光下微笑!第一个儿子被当今的皇上下令抱去,说要培养下代皇储,第二个儿子也被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掠走",说是一个没得选择,多培养几个好的子嗣,可以选出最优秀的帝王,第三个也是如此。这次,我对你说"王,我喜欢女儿,就给我一个女儿吧!"你笑了,"随你!不合意,你可以一直不休不止的生下去,直到,满意"我笑着拍打着你的意图,让空气都顿时温暖起如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