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烈火血鹰 > 正文

杜家寨风云录--木匠

时间:2019-07-15来源:震后救援网

都说,只要心安静,一切都静了。

我也就信了这样的说法。

雨季,田地里满载着水。雨一直滴滴答答的拍打在屋檐上,树叶上,地上。直到三两天后淹没了好些庄家。田间的大路小路都没了,好似一切就这样都乱了套。

村庄一向很安详。两里路之外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平时水深才没过膝盖。村人都从这里路过去赶集,路途就减了很多。河里有小虾小鱼。河岸有水仙有垂柳。小沙坝上有远处漂来的白色的很小很小的小贝壳儿,只有玉米粒那么大。虽然根本养不活,小孩子们喜欢在沙粒扣上几个,拿回家,放在瓶子里,很好看,但几天之后全死掉了。然后免不了孩子们一阵子难过。那年是比较特别。印象较深刻的是鲁家。因为那时候木匠在他们家。显得他们家好阔气好有面子。因为我没见过大世面。我看到几个木匠都觉得稀奇。

鲁家有仨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儿,男孩在家里是最小的。他们家还有个年长的老人,鲁他老妈,亲的,八十几岁。家里就住着共六个人。他们家对老人并不好,因为我经常出去玩,所以经常遇到这老太太,所以,她经常向我问路,问回家的路。这帮老人走的年代和我们不一样,到这个时候,本是可以丢给年轻人做,但他们自然是闲不住的,只要有时间,赶紧的在自己家地里去除草,干活。我给她讲话她又听不见,每次都得提高嗓门儿使劲的大声的说,更多的时候还得把她送到家门口。然而他们家人很少管,因为她耳朵不好,他们都不太愿意搭理她。最多就是那傻傻得二女儿黄儿偶尔跟她这奶奶出去走走,虽说她傻,但是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免不了给奶奶一顿乱吼。

黄儿四五岁时候,一个人在家成都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好里拿着新买的发夹玩,不小心掉火炉里面去了,这小孩子也不懂事,就是想拿回自己喜欢的东西。于是就把手伸到火炉里面去捡发夹,就给烧着了。家里没人,这孩子就这样把右手给烧了,直到哭声给邻居听到才发现。小胳膊小手都还在,但已不成样子。不知道是用药问题还是原本确实是这孩子是低智商问题,长大后就傻乎乎的。家里人,以及村里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小时候那火给烧傻掉了。都长十几岁了,每天就知道缠着她妈妈给她买糖吃。

据说以前鲁家媳妇跟村长某D生了个儿子,这鲁是个老实之人,既是村长,那也没说什么,或者是不敢说什么。对自己这媳妇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后来,他们自己家也有了儿子,长大后,这孩子和村长某D那儿子长的很像,原以为可以什么都瞒天过海,其实这天下还真没什么事情可以瞒天过海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总有知情人,一点儿一点儿的透漏,结果几乎全村人都晓得了,只是没见面就讨论而已。村长某D对鲁家一直很照顾,这不是没有原因。

还说那木匠吧,一连在村子里呆了十天半个月,因为正好就在鲁家的旁边搭了个临时的棚子,在里面干活,木匠们出出进进都从鲁家门口过,鲁家也给他们吃饭喝水(当然不会是免费的)。年轻的木匠跟鲁家这媳妇却生了感情。还给黄儿几块钱。黄儿高兴的不得了。心想着有钱可以买糖吃了。

不知道是谁得罪了老天爷,这雨时大时小下了整整五天五夜,一直没有停过。木匠们被安排到各家暂住着,年轻的木匠跟鲁家的媳妇这就出问题了。之前偶尔大家也开玩笑说木匠不要走了或者说叫木匠把鲁家的媳妇带回家之类的话。

直到后来雨终于停了,鸟儿们也出来了,唧成人癫痫病治疗唧喳喳的唱着大调小调,因为这场大雨有好多长得高地塌掉了。与此同时,村人都看到最近鲁的脸一直拉的长长的,整天黑着张脸,就像村边塌掉的那堆泥巴,显得格外的难看。也或许是因为她老母亲生病了才这样不开心的。谁知道呢。只有他本人心里明白。

河里涨了水,以前放在水里垫脚过河的大石头都给大水冲走了,这两天水深和人一样高了,于是大家不走这条近道了。

雨后的这些天,一直很安静,也没什么发生什么大事。至少大家不觉得发生什么要紧的事情。有人还在开玩笑说木匠跟鲁家媳妇的不是。虽然鲁不喜欢听,但是所有人都看到他们老是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直说到鲁的脸拉到最长最黑。

木匠们在村里呆了二十几天,把村里多户人家要的家具做好了之后收拾东西要回去了,这鲁家二女黄儿拿着几块钱,跟她妈妈说要和木匠们一道出门,要去买糖吃。家里人死活劝都劝不住,这女孩哭了好久,看着木匠们远去,一个人坐在家门口哭。鲁家媳妇突然脾气那么暴躁,看不惯了自己这女儿,就给她一顿打。孩子哭的满脸的眼泪。鲁在一旁看着,也没说什么。完后安慰安慰妻子再去哄哄女儿。

第二天,鲁家一家人都出去了,说是去看看地里的庄稼,就留下年老的老太太和不懂事的黄儿在家。这黄儿包里有钱,还是想着要去买糖吃,她就记得那条从小河边过去的路。然后趁奶奶睡着了就轻轻关了门,出去了。老太太醒后要喝水,家里静的出奇,人影都没有一个。于是八十几岁的老太太自己起来,去找水喝。没想到生病了身体不灵活,就一个跟头栽下床去,把左胳膊给摔断了。

等鲁他们回来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老母亲,原本是癫痫能去根吗希望她好好躺在床上休息,身体早日康复。但是很多人是不是都这样,本意是好的,开口就乱了?这媳妇又是一顿唠叨,说老太太不躺着起来干什么,是不是病已经好了。那好了就别装病了。农活干不了那帮家里人做做家务什么的。鲁还是黑着脸,什么也不说。但是大家都觉得不对劲,黄儿不见了,问及老太太时,老太太说睡着了不知道这孩子跑哪玩去了,她告诉他们胳膊摔了。没人说话。他们都认为黄儿就是出去找村里的小伙伴玩去了,也没在意。直到晚上不见人影才有些着急,鲁就打着电筒挨家挨户的找。都没找到。

着急也没用,孩子就是三两天没回家了。报警也没用。那些所谓的zf的相关人员,只会吃肉。

焦急的日子过的很慢。或许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让人又痛又痒。更多的是无赖。犯了错,那就必须承担后果。

不知道多少天后,八里之外的农民北北看到河水里漂着像个人的东西,仔细一看还真是,赶紧跳进河里把孩子捞上来,但是人早已经死了。肚子里都了水,肚皮都青了,嘴巴里鼻子里都是泥。听说当时善良的农民看着都哭了。又再过了两三天,这消息才传到我们的村子里。鲁家人去认了尸体,确实是黄儿......

那天村里好多人也都去了那八里之外的村子。杜家寨顿时好安静。明明是大白天,却像深夜时的寂静。阳光懒懒的照着,鸟儿们嘻嘻着,它们或许是不懂得人类这样那样的感情。

一直到后来的后来,我也不知道结果鲁家有没有把黄儿带回来下葬。我问过妈妈,她说反正没带回来。其他人也不知道。都说就埋在了离我们村八里之外的那个农民北北那边了。鲁家媳妇时候一直很难过,难过归难过,河南小儿癫痫医院但是这后来,这媳妇不见了。问及鲁时,他说:她爱去哪去哪,管她去哪!自从来过木匠,好像鲁家就变了,某D对鲁还是关照着。时常到他家喝喝小酒,小叙小叙。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老太太的病越来越严重。没有好转。严格的来说,鲁根本就没让母亲去看过医生。也没给她买药。也可以原谅,因为他们家没钱,孩子要上学的。再说,他们都认为,出生于一九一几年,活了八十几年,那也够了。那个年代出生的老人,好多都是年纪轻轻的饿死了。就像爸爸的亲生妹妹,饿的生病了,后来给后妈弄折磨死了。

那时还是大力推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时候,不知道谁像计生办说了,在外面偷偷过日子的鲁家媳妇也被逮了去,肚里的孩子被打掉了,出院那天,村里人好多都去了,村头放着鞭炮。凑热闹的小孩子倒不少。大人也挺多。这媳妇回来后整天在屋里哭,也不出门干活。就在家照顾奄奄一息的老太太。也没过几天,老太太去世了......

我总觉得,那些天就像全世界都被泪水淹没了。就像那场下不停的雨。安安静静的村子,偶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事后有人在后面议论:老太太太可怜了;鲁没出息;鲁的媳妇是最该死的;黄儿确实是个傻子;另外两个孩子也没什么出息;说完鲁家,再狠狠的诅咒木匠们一番。

有的人的心里,脸上就算是安静的样子,却始终没有平静。有的人的心里,已经是死水一滩,倒影着她沉重的影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分隔线----------------------------